当前位置:重庆光雕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搞笑相思树下
相思树下
2022-09-16

低低的晚风从纵横飘逸的相思树枝条间掠过,轻轻地拂乱了黄飞额前的发。

黄飞走在落日的余晖里。他走得很慢,脚步很沉。他终于缓缓站下了,他面对着的是一株青春焕发的相思树。

当初黄飞和李梅无数次的约会就在这相思树下。火热的海誓山盟,曾经染绿过相思树的枝叶。而今,“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无尽的相思如同潮水一般汹涌而至。黄飞慢慢燃起了一支烟,思绪,也随着淡淡的烟缕冉冉升腾……

情定相思树

黄飞今生今世永远挥之不去的是第一次约会时的情景。

那时,他念高三,梅读高二,在同一所中学。其实他们原本便是一条巷子里的邻居。打开他家的窗,便能看到她家的门,小时候也曾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是渐渐长大了彼此反倒显得羞涩生分起来,往来也日见稀少。那天,已渐渐临近了高考,他忽然不可遏止地想念起了梅,于是便有了有生以来第一封写给女生的信。信十分简短,也十分含糊不清:小梅,放学后能到相思树下来吗?我有事找你。

当他好不容易捱到下课时分,急匆匆来到了约会地点,只见梅早已等候在相思树下了。他记得那天她穿的是一袭白裙,见他来了,便急急地奔了过来,宛如一朵白云轻轻地向他飘来。

他万万没料到的是,梅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地出乎意料:“快说吧,你找我什么事?我还要去参加家教补课呢!”

同样,梅也决然不会想到,黄飞期期艾艾了老半天,居然回答道:“没什么事,我只是想和你聊聊……”

梅愣住了,直愣得一片红云悄然浮上了脸颊:“那你可以上我家啊,或者,我也可以上你家找你……”

黄飞苦笑了一声:“你天天补课到很晚才回家,我也要复习到深更半夜才离开学校……”

梅“卟哧”笑了:“那你还有工夫找我闲聊?”

这一回是黄飞的脸色有些泛红了:“我,我……”

黄飞“我”了老半天也没“我”出个名堂,梅忽然冷冷地说了一句:“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了。对不起,我走了!”

黄飞看着梅转身离去的背影,不觉有些莫名其妙,自己什么还没说,梅竟然会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当即冲着她背影叫了起来:“喂,你到底知道一些什么啊!”

梅站下了,陡然回首嘻嘻一笑,朝着那株相思树一指:“你问它好了,它什么都知道!”

梅渐去渐远了,连头也没有再回一下。

黄飞转过身来,细细地打量起郁郁葱葱的相思树。相思树呵,难道你果真知道少男少女的心事吗?

几天后,黄飞突然收到梅的一封信,信里别无长物,唯一片相思树的树叶。树叶上有一行用修正液书就的娟秀小字:待到你的高考发榜日,再聊。

就从那一刻起,黄飞忽然心平如水,全身心投入了紧张的迎接高考的日子。

当黄飞终于拿到了公安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时,打着脚后跟追来的又是梅的一封信。

依然一片相思树叶,依然一行娟秀小字:祝贺你!且待来年我的高考发榜日,再作神聊。

黄飞哑然。是呵,自己考上了高等学府,可没有任何理由去耽搁梅的学业啊!

秋去春来。一年之后,黄飞与梅再度重逢相思树下,于是一段浪漫而温馨的情感之旅开始正式启程了。后来,当各自踏上工作岗位之后,相思树的树苗在彼此的心中茁壮成长,长成了一棵参天的大树……

情碎相思树

那是一场令人心碎的约会。

故事的延伸发展依然在相思树下。

这显然是梅颇有深意选择的地点。

事出有因。梅突然发现,黄飞近来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她,约会迟到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即使在一起的时候,也常常会有手机铃声和短信息不断骚扰黄飞,问他,他总是笑笑,用一些绝对小儿科级别的借口来一番掩耳盗铃的解释。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梅凭着女人的第六感觉,洞察到了爱情的危机。那打电话和发信息的绝对是个女人,而且是年轻的女人!

相思树下的谈话进行得十分艰难。梅的突然发难似乎早已在黄飞的意料之中,于是他便成了一块厚厚的橡皮,任你万箭齐发,他的态度好得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概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梅的火气在一点点上升。

黄飞的内心世界与脸部表情成了绝妙的反差。黄飞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能说。是的,自己接受的是一次特殊的任务,以一个小混混的面目打入一个贩毒集团去做“卧底”,首先要取得本地团伙一个名叫“小龙女”头目的信任和欢心,尔后进一步伺机钻进铁扇公主的腹地,最后来个一网打尽。

天晓得,那个叫“小龙女”的贩毒头目居然是一个妙龄女郎!

如此这般,又教黄飞如何说得清道得明?更何况,纪律更不允许将案情泄露给任何一个第三者——即便是至爱亲朋,也绝不可道破天机!

黄飞只能忍着受着挨着挺着。黄飞什么糨糊都捣,只是有一条不捣——那就是梅反复询问的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有了另外一个女人?

黄飞斩钉截铁地回答:不是!

做人要有底线,这就是黄飞的人格底线。

梅当然要穷追猛打:“既然不是,难道是我神经过敏?我多少次打手机,你常常不接或关机,我多少次发你短信息,你总是不回!而和你见了面,你一收到短信,看一眼便立即删除,问你,你总是说,垃圾信息,即便手机铃响,也总是躲到一边去偷偷接听,你不觉得你反常吗?”

黄飞依然平静地保持着沉默。

梅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既然你什么都不想说,那么就到你能说清楚也想说明白的时候再来找我!再见!”

黄飞万分痛苦地望着梅渐渐远去的身影,在心里喃喃地说道:对不起,梅!总有一天我会向你全部说清楚的!

但黄飞没有想到,上苍居然吝啬地不再给他这样的机会了。

情断相思树

黄飞接到了“小龙女”的紧急通知,要当面交给他一件绝密情报,时间是晚上七点半,地点就在相思树下。

“小龙女”交给黄飞的是一份送货人的线路图。

这是一份绝不简单的线路图。原来,送货人将来自三个不同的城市区域,这三个不同的送货人之间只有一个是真正来送货的,另一个则是为其作掩护放烟幕的,第三个则怀疑是警方的卧底。“小龙女”很狡猾,自己不出面,却让黄飞去试探虚实,给自己留下进退自如的空间。对这三个来人身份的确认则看黄飞的火候深浅了。

“小龙女”最后十分郑重地说:“这一步棋的成败,关系到对方是否愿意给我们派货!否则,我们在这条道上今后很难行走的哦!”

黄飞点点头:“我会尽全部力量的!”

“小龙女”笑了,“通过这些日子的考察,我相信你的能力!”

说着,“小龙女”张开双臂轻轻拥抱了一下他——黄飞到现在也不明白,这“小龙女”每一次的见面和告别,总喜欢和对方拥抱一下,不知是海外影视看多了,还是她曾经涉足过影视剧的缘故,竟弄出了这么一副“准大腕”的德行。

“小龙女”刚转身要走,一个意外情况发生了——不知从哪里突然冲出了一个女孩,大喝一声:“站住!”

黄飞抬头一看,顿时瞠目结舌得连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那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梅!

只见梅杏眼圆睁怒气冲天:“又是搂又是抱,好不亲热啊!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黄飞忽然冷冷一笑,一把揽过了“小龙女”,大声说道:“我都已经这样了,我们还有话可说吗!一刀两断吧!”

梅不敢相信地看着他,脸色由红转青,由青转白,最后“哇”地一下痛哭失声,转身掩面奔跑而去。

在这整个事件的过程中,“小龙女”只是不动声色地静观事态的发展,直到这时,她才向黄飞转过脸来:“怎么,还不快追上去!”

黄飞摇了摇头,故作潇洒地朗声一笑:“随她去吧,这样的女人多得是!”

“小龙女”有些吃惊,身子一扭从他的臂弯里闪了开去:“原来你也是个无情无义的家伙,怪不得人家说男人都不是个东西!”

黄飞不禁连连摇头:“你这话说得就有点不对了。难道男人都不是个东西,女人就是个东西了?那么,女人又是个什么东西呢?”

“小龙女”突然出手,狠狠地扭了黄飞一把:“你在拐着弯骂人哪!”

黄飞连连叫疼:“我可没有骂你,是你自己在变着法子讨我骂嘛!”

“小龙女”的脸色蓦然一变:“我们谁也别拐着弯子变着法子了。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刚才那个女孩一定是你的恋人吧,你为什么要拉上我作挡箭牌甩了她呢?”

黄飞长长叹了一口气:“她老是怀疑我外面有女人,为这不知闹过多少次了,我都已经厌烦透了。刚才她正好看见你和我在一起,又借机闹了起来,那我索性一了百了了!”

“小龙女”定定地看了他一眼:“你果然够狠心的!”

黄飞幽幽地道:“不是我够狠,而是我的心里真的有了另外一个女孩,这叫不得已而为之呵!”

“小龙女”一愣:“没想到,你还真是个花心大萝卜!”

黄飞又是一声长叹:“花心大萝卜又如何?只是那女孩至今还不知晓我的心事……”

“小龙女”大奇:“有这种事!那女孩又怎么会不知晓你的心事?”

黄飞苦笑:“我从来没有向她说过……”

“小龙女”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为什么不说?”

黄飞摇了摇头:“一说,事情就复杂了……”

“小龙女”的好奇心彻底被吊了起来:“怎么会呢?”

黄飞淡淡地笑了:“我还什么都没说,这个女孩就在问我了:‘怎么会呢?’”

“小龙女”一下子没能明白:“什么怎么……”

她不知怎么冷丁开了窍:“啊,你是说……”

黄飞肯定地点了点头,“没错,我说的就是你!”

“小龙女”的思维有点跟不上了:“什么,你说的那个女孩……是我?”

黄飞以一个肯定式的微笑作了回答。

“小龙女”大叫了起来:“你别跟我开玩笑!”

黄飞的唇边掠过了一丝狡黠:“你看我是开玩笑的样子吗?更何况,我刚刚赶走了我的前女友!”

“问题好像变得有些严重起来了,”“小龙女”略一思索,不觉徐徐摇头,“你现在在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你是有些喜欢我的,是不是这样?”

黄飞点点头。

“这倒让我为难起来,因为我还没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小龙女”以一个果断的手势制止了刚要开口说话的黄飞,“可你知不知道,追求本姑娘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代价?什么代价?”黄飞有些迷惑起来。

“小龙女”有些文不对题地道:“你的前女友尽管刚才受到了你的打击,可你能保证从今往后她就永远不来找你了吗?”

黄飞一时揣摸不透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只能实话实说:“不能保证。”

“小龙女”欣赏地点点头,“我很喜欢你讲实话。那么接下来就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了:万一她再来找你怎么办?我的意思是,在我们即将做一笔大买卖的时候,万一让她搅了局,怎么办?”

黄飞沉吟起来,一时没有回答。你不能不承认“小龙女”说的这个可能性,是确实存在的!

黄飞回答不出,便索性没有回答,只是抬起了征询的目光看着“小龙女”。

“小龙女”的声音陡然变得阴沉起来:“说句老实话吧,你要跟着我在这条道上趟,可我对你毕竟了解不深,尽管你自我介绍说也劫过道杀过人,可我偏偏无法核实!说到底,干咱们这种活的人,都是把脑袋提在手里讨生活的!”

黄飞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大大的不安:“你什么意思,就明说吧!”

“小龙女”赞赏地对他一笑:“我明说了,你去做了她!”

黄飞大吃一惊:“杀了她?”

“小龙女”一笑:“你不是说你杀过人吗?那好,就再杀一次吧!反正杀一个人要抵命,杀两个人,也无法让你赔偿两条人命,对不对?”

黄飞哑然。

“小龙女”对自己的高招十分满意,“怎么样,干还是不干?干,我就什么话都不说了;不干,也可以,只是从此以后你我就将成陌路人,而且我和我的兄弟都将很快从人间蒸发……”

黄飞看来的确心狠手辣:“我干!”

“小龙女”哈哈大笑,一缕可怕的杀气霎时笼罩了她的颜面:“到时候,把时间和地点告诉我,我会派人去为你压阵助威的!只是,你必须在与送货人接头之前完成这一特殊任务!明白了吗?”

黄飞的回答如同军人一般威严:“明白了!”

“小龙女”是踏着自己的心满意足的笑声离开的。而望着她背影的黄飞,心却一点点一点点地痛了起来。

情杀相思树

时间已定:月黑风高之夜。

地点亦定:相思树下。

黄飞在给梅的电话里用尽了百般央求的语调,终于哄得梅同意赴约。而这一切,均是当着“小龙女”的面进行的。

梅准时出现在了相思树下。一袭白色衣裙,宛如一朵从天边飘来的白云。也许,这是她的有意打扮,为的是唤醒那遥远的记忆:初相会时,她便是如斯穿着。

黄飞也出现了。相思树下的一双人影,相依相偎得是那样的近那样的亲。

突然,一道寒光自黄飞的掌中爆起,在夜色中划出了一条美丽的弧线,狠狠扎中了梅的胸口!

梅惨叫了一声,似乎完全不能明白眼前发生的事情。又是一道寒光闪过!梅软软地倒下地去。

几乎在这同时,周边突然冒出了几条人影,几道闪光灯的灯光掠起,将手持匕首的黄飞和倒在血泊之中的梅一同收进了数码照相机的SD卡中去了。

一辆小型面包车无声无息地滑了过来,很快便载走了黄飞和那几条人影。

隐身在不远处的“小龙女”冷冷地笑了。她知道,背负了人命案子的黄飞已是她的掌中之物,无论让他上刀山下火海,黄飞从今以后唯有遵命的份儿了!去除了梅这一潜在的威胁,又收服了黄飞这一得力干将,这岂不正是“一石二鸟”的高招?一念及此,“小龙女”想不佩服自己都不行!

情遁相思树

黄飞踏着点点暮霭,再一次缓步走到相思树下。

案子已经告破。“小龙女”贩毒团伙和她的送货人已被一网打尽,甚至连那送货人的幕后老板,也无法逃脱公安之剑的斩落!

“小龙女”自从亲眼目睹了黄飞的匕首刺穿了梅的胸膛这一幕之后,对黄飞的信任度和依赖性大大强化,于是黄飞轻而易举地成为了她的心腹和得力干将,由此获取了最高一层的机密,为贩毒团伙的走向覆灭埋下了最为关键的一笔。

“小龙女”永远不会知道,在那个月黑风高杀人夜,在她眼前上演的仅仅是一出剧——一出移花接木之剧!男主角当然是黄飞,而“被杀”的女主角却是一位和梅长相颇为相似的女侦察人员!黄飞手中的匕首是一柄能收缩自如的影视剧中的道具,女侦察员冒出大片鲜血的胸口自然也是早已埋藏了影视剧道具师傅制作的“血浆”道具而已!就在案件告破的昨夜,这位女侦察员还在为自己冒充过他的女友“牺牲过一回”而吵着要他请客呢!

那么,真正的梅呢?梅被她的单位指派到另一个城市“公出”了,而且单位给她下了死命令:在没接到单位新的通知之前,不准返回!

于是,徘徊在相思树下的黄飞,唇边不觉浮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他在想,当自己将这一切告诉梅的时候,梅将会是个怎么样的表情呢?惊讶,愕然,还是以为那是一个现代版的天方夜谭?

黄飞的思绪跌进了一片美丽天地里。

(责编/方红艳 插图/谢 颖)如您使用平板,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